农业概况

  福建省地处祖国东南沿海,在北纬23°33--28°19',东经115°50--120°43′之间,跨中、南亚热带,北与浙江为邻,西北与江西交界,南与广东接壤,东及东南滨海,与台湾省仅一水之隔。全省陆地总面积为12.138万平方公里(包括金门县148.89平方公里),折18207万亩。境内多山,群峰耸峙,山岭蜿蜒,丘陵起伏,素有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之称;海岸曲折绵亘,长达3324公里,海域面积12.51万平方公里,比陆地略大。  

  一、倚山滨海,山海资源丰富,为农业全面发展提供了广阔前景。但耕地少,后备耕地资源有限,使农业生产的发展受到一定限制。  

  本省境内多山,山地主体由并列的两大山带构成。一列是闽西大山带,由武夷山和仙霞岭、杉岭等山脉组成,蜿蜒于闽、浙、赣边境,是闽赣两省的天然分水岭,其主峰崇安黄岗山海拔高达2158米;另一列是闽中大山带,斜贯本省中部,由鹫峰山、戴云山和博平岭等山脉组成,主峰德化戴云山海拔高达1856米。两大山带均呈东北--西南走向,并与沿海大致平行,长度均约500公里,高1000米左右,控制着全省整个地势,自东向西两伏两起,西北高东南低。特别是闽中大山带的戴云山和博平岭,显然把全省分为闽东南沿海(简称东南片)与闽西北山区(简称西北片)的自然条件差异较大的两大片,对本省气候、水系、水文,土壤、植被等各种自然因素的形成和分布,对农业生产的地域分异,都起着深刻的影响。  

  全省山地丘陵面积有1000万公顷左右,约占土地总面积85%,海拔一般较低,1000米以上的仅占3%,500--1000米的占33%,500米以下的占64%,较便于开发利用。山地丘陵林业基础较好,现有林面积6744.5万亩,加上疏林地、灌木林地和未成林的造林地等共有8410万亩,人均3.3亩,活立木蓄积量共有4.3亿立方米,人均17.1立方米,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林区松香、香菇、笋干等林副产品也十分丰富;现有的茶、果等多年生作物,绝大部分也分布于山地丘陵。  

  本省沿海有广阔的海涂、浅海和海洋渔场,鱼、虾、贝、藻种类繁多,经济鱼和对虾、扇贝、西施舌等海珍品资源丰富。10米等深线内的浅海约有41万公顷,有利于发展海水养殖和近内海捕捞。  

  本省还有池塘、水库、湖泊、河沟等内陆淡水面4.7万公顷。  

  但是,我省农业用地特别是耕地比重小,仅占总土地面积10.64%,而且沿海地区耕地甚缺,后备资源有限,宜农荒地和滩涂可开垦为耕地的潜力也不大,使农业生产发展受到一定限制。同时耕地中平原地少,梯田坡地多。土壤除河流沿岸、下游平原和沿海为冲积土、潮土与滨海盐土外,绝大部分是红壤、黄壤,一般肥力较低,有机质含量少,普遍缺磷、缺钾、偏酸。  

  二、地处中、南亚热带,热量足、雨量丰,有利于提高农业产量。但季风影响显著,气候不稳定,自然灾害频繁。  

  全省大部属中亚热带,闽侯白沙、连江黄岐以南,戴云山,博平岭以东为南亚热带。全省年平均温度17--21.3℃,由北到南≥10℃积温多达5000--7700℃。年降水量有1100--2000毫米,自东南向西北递增,且有80%以上雨量集中在3--10月的温暖和炎热季节之间,雨热同期,对于农作物的生长发育和多熟种植,林木的速生丰产,畜禽,鱼虾、贝藻的繁殖生长,蔬菜的周年生产,绿肥,饲料的四季栽培等,都提供了良好的气候条件。南亚热带地区农田一年可三熟,中亚热带山区可一年二熟,少部分高海拔山区也可以一年二熟。闽东南片温热条件尤为优越,年均温比闽西片高2--4℃以上,农作物可以一年多熟,并适于许多喜温的经济作物生长,特别是南部的龙溪地区和厦门市终年基本无霜,四季常青,是全省热量最好的地区,亦是粮食高产区和发展热带、亚热带经济作物如甘蔗、龙眼、荔枝以及橡胶、剑麻、胡椒等最适宜的地区。闽西北片纬度高,热量较差,但有两大山带(尤其闽西大山带)为屏障,削弱了冬季南下冷空气的袭击,加强了春夏海洋暖湿空气的调节,所以温、水条件比同纬度的江西等省较为优越,农业生产的气候条件较为有利。本省虽然地跨四个多纬度,南北气候条件地域性差异较大,农业生产兼有南、中亚热带以至北亚热带的特色;但由于各地山体大小,山脉走向、坡度、坡向以及海拔高度相差悬殊,温、光、水、土等条件亦随之变化较大,形成许多各有特点的小气候,农业生产垂直分异甚为明显,可以在同一个纬度的不同高度上,分别种植热带、亚热带以至温带作物,发展与生态条件相应的各种农业生产,充分显示出我省具有“立体农业”的特点,有利于发展多种经营、多种作物生产。  

  我省属于海洋性季风气候,受季风影响较为显著,四季分明,各年冬夏季风更迭的时间有迟有早,气温波动、雨季始止、降水量多少等都有较大变化,各种农业气象灾害亦随之频繁发生。特别是降水量不均,相对变率很大,最多年降水量往往是最少年的一倍以上,月变化更不稳定,沿海变差尤大,旱涝灾害甚为频繁;温、水等气候条件的不稳定,影响农业生产的正常进行,常引起农、林、牧、渔多种病虫害的频繁发生,尤其水稻“三寒”和农作物病虫危害较为严重而普遍;沿海地区常年都有不同程度的台风和大风影响;局部地区还有冰雹等自然灾害。 

  三、山多林茂,水系发达,可开发的水资源潜力很大。但分布不均,沿海水源甚缺。  

  山区面积大,森林覆盖率较高,境内溪河纵横,流域范围广,加上雨量充沛,所以水资源较为丰富。全省流程20公里以上的水系有37条,总长13569公里,流域面积11.28万平方公里,主要的河流有闽江、九龙江、晋江、汀江、交溪等五大河流(其中,闽江流域面积6.199万平方公里,占全省流域总面积的?)。溪河多年平均总迳流量达1150亿立米,人均占有水资源近4567立米,高于全国人均2700立米的水平。地下水资源亦相当丰富,浅层地下水天然补给量共有254亿立米/年,其中宜于集中开采的可采量有26.9亿立米/年,进一步开发利用地下水资源,对于沿海地区解决生活用水和改善农业灌溉条件具有特别重要意义。全省水力蕴藏量很大,可供发电的水力资源理论蕴藏量有1046万千瓦,居华东各省第一位,装机容量在500千瓦以上的水电站的总装机容量可达705万千瓦,年发电量可达320亿度;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我省沿海地区还有丰富的潮力和风力资源,可开发利用。 

  但是,我省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,一年的雨水,差不多有6070%集中在36月份,年际之间雨量相差也很大,丰枯水比值达2.63.6倍,这是造成旱涝灾害的一个主要原因。地区间水资源也悬殊很大,内陆山区较多,人均有9236立米,个别县可达20000立米,沿海地区则较少,人均只有2082立米,个别岛屿甚至只有500立米,农业用水甚为缺乏。 

  四、生物种类繁多,地方品种丰富,有利于农业多种经营,全面发展。但资源破坏严重,农业生态环境受到很大影响。 

  我省自然条件复杂多样,生物种类繁多。全省植物种类有3000种以上,仅在陆地森林生态系统中就有用材树种400多种,药用植物600多种,野生木本淀粉和糖料植物40多种,油料植物30多种;动物类中野生动物有数千种,海洋鱼类750种,甲壳类和头足类如蛤、蛏、泥蚶等有数十种、淡水鱼类160多种;微生物中真菌类有430种,被利用并大量生产的有蘑菇、香菇、鲜草菇、银耳、黑木耳、茯苓等。在农业生产过程中,人工培育的作物、林木、畜禽、鱼类等种类品种亦多种多样,为发展我省农、林,牧、副、渔多种经营提供了宝贵的财富。 

  五、2015年农业农村工作情况

  2016年,全省农业系统认真落实新发展理念,着力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有效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自然灾害多发重发的严峻挑战,全省农业农村保持了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。全省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增长3.5%,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9%,实现年初既定目标。突出表现为“三稳”:粮食生产保持稳定,有效落实粮食安全行政首长责任制,推进粮食绿色高产高效创建,加快粮食产能区建设,粮食总产稳定在650万吨以上。主要农产品稳中有增,蔬菜、水果、茶叶、食用菌、肉蛋奶产量分别达到1820万吨、745万吨、41万吨、250万吨、271万吨,市场供应充足,总体效益较好。农民收入稳步增长,收入增幅连续6年高于城镇居民,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从去年的2.411缩小到2.391。呈现许多新的亮点: 

  特色现代农业加快发展。“一区两园”建成41个特色优势产业集中区,园区的要素集聚、示范带动等平台作用有效发挥。累计建成设施农业生产基地180多万亩,千亩以上设施农业基地超过110个。规模生猪养殖场标准化升级改造扎实推进。全省农作物和畜禽良种覆盖率达96%以上,主要增产技术入户率超过90%,农技推广通过12316平台实现移动全程服务,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提高到48% 

  农村三产融合成效初显。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,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企业发展到4300多家,产值9800多亿元,农产品加工率达到45%;农产品网上交易活跃,交易额位居全国前列;休闲农业、乡村旅游业年接待游客8180多万人次,营业收入达到120多亿元。 

  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持续提升。深入实施农产品质量安全“1213”行动计划,建设各类标准化生产基地3173个,“三品一标”认证产品总数达3310个,农作物病虫害绿色防控水平稳步提高。农资、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两大监管信息平台全面投入使用,农产品专项整治行动深入开展,国家对我省农产品质量抽检综合合格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重大动物疫病防控延伸绩效考核位居全国前列,全省没有发生区域性重大动物疫情。扎实推进平安农机示范创建,农机安全生产形势平稳向好。 

  脱贫攻坚首战告捷。年度脱贫20万人、造福工程搬迁15万人任务超额完成。60个千户以上贫困人口的县全面建立扶贫小额信贷风险担保机构。累计建成山海协作共建产业园区22个,23个省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发展加快。闽宁扶贫协作得到中央表扬,“联席推动、结对帮扶、产业带动、互学互助、社会参与”的扶贫协作机制得到推广。全国扶贫改革试验区工作座谈会在我省召开,国务院扶贫办对我省工作充分肯定。 

  农业对外合作不断深化。闽台特色乡镇交流深入开展,农业利用台资规模保持全国第一。积极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发展,农业“走出去”步伐加快,“闽茶海丝行”、农业国际贸易投资等活动取得可喜成果。在全国农产品出口负增长的情况下,我省农产品出口逆势增长4.5%,出口规模位居全国第二。 

  农村改革扎实推进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如期完成年度任务,土地流转率超过34%。新型经营主体加快培育,省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达到771家,农民合作社、家庭农场分别达到3.2万家、1.8万家,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培训力度加大。省级现代农业信贷风险补偿、农户生产性贷款担保机构风险补偿政策不断完善,蔬菜、生猪目标价格保险启动实施。农村集体股份权能改革、扶贫开发综合改革试点、“两权”抵押贷款试点、农垦改革等稳步推进,农业农村发展活力进一步增强。 

  总的看,2016年农业农村发展实现了“十三五”良好开局,为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提供了有力支撑。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,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,当前农业农村发展还面临着许多困难和挑战。一是农业产业产品结构还不尽合理。全省农产品总体供给充足,但中高端、优质特色农产品较少,品种、品质还不能满足居民消费水平提升、需求多样化的要求。二是农业生产组织化程度还不够高。农业生产经营规模小,新型经营主体和服务主体尚未成为特色现代农业建设的主体力量,点多面广的小生产给农业科技推广、先进设施装备使用、农产品质量安全保障等带来严重影响,“谁来种田”“怎么种田”问题依然突出。三是农业资源环境约束趋紧。我省人均耕地全国倒数第五,耕地制约瓶颈凸显,化肥农药等投入品使用量偏高,拼资源拼投入的传统发展老路已难以为继。四是农民收入增速放缓。农产品价格上涨空间缩小,制约了农民家庭经营收入的增加;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人数增速下滑、平均工资增速回落,影响工资性收入的增长,保持农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难度很大。 

  我省农业发展中的这些问题与全国总体相似,供给和需求两侧都存在,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,并且主要是结构性、体制性的问题。保持农业持续稳定发展,推进农业现代化,必须从供给侧入手,在体制机制创新上发力,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。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,“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,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农业政策改革和完善的主要方向”。我们要深刻学习和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,充分认识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意义,切实增强责任感、紧迫感,扎实做好各项工作,把农业农村发展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。 

附件下载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