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行业频道 > 扶贫工作 > 扶贫信息

33年,真情扶贫—记2017年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获得者王绍据

时间:2017-10-12    来源:扶贫综合协调处    字号:

 

 1994年11月,王绍据(右四)到下山溪村动员搬迁。(资料图片)

 

2016年9月,王绍据(右二)应人民网邀请,做客“新长征扶贫圆桌会”。(资料图片)

    9月中旬,宁德市诚信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王绍据荣获2017年全国脱贫攻坚奖奉献奖,是全省唯一获此奖项者。“这是各级党政领导和扶贫组织对我的莫大关怀和激励!回顾33年的扶贫历程,我感受最深的是,要做到持之以恒地真扶贫、扶真贫,关键要有真感情、动真情。”这位古稀老人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真情

    上世纪80年代初,王绍据在福鼎县担任县委办副主任兼县委报道组组长。1984年春天,他偶闻该县磻溪公社赤溪村下山溪自然村极度贫穷,第二天就起个大早,从县城乘车一个半小时到公社,接着徒步十五六公里到赤溪村,再连走带攀六七公里的崎岖山路抵达下山溪自然村。

    这是个“挂”在半山腰的畲族村寨,21户81口人散居在6处山旮旯,全村没有一丘水田,仅有一些形似斗笠、眉毛的贫瘠农地上种着番薯。掀开各家的锅,一半是番薯丝,一半是野苦菜;村民们或住茅草房,或住木瓦房,破败不堪;成年人穿着破破烂烂,孩子们都光着屁股,连双鞋也没有。村民还得上山砍竹卖到山外,用微薄收入买谷交公粮。

    “这个革命老区基点村解放前就有105人,30多年后反而减少了20多人。许多孩子填不饱肚子,更别说读书识字了!”遥忆当年,王绍据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贫困生活,王绍据感同身受。他12岁时失去父亲,在出嫁的姐姐的帮助下才读上初一,又遇三年自然灾害,不得不辍学回家放牛。后来,好学的他白天在生产队挣工分,晚上就自学写稿,投寄到报社。“那时,连煤油灯也点不起,我就想办法捉萤火虫装在鸡蛋壳里照明。”

    王绍据说,回到县城的当晚,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眠,在下半夜写就题为《穷山村希望实行特殊政策治穷致富》的稿子。“我想,类似下山溪的状况,也许全国不少地方都存在,如果不如实向上反映,怎称得上‘铁肩担道义’?思来想去,我毅然顶着来自好友、同事‘会给大好形势抹黑’的劝说,决定将稿件寄往人民日报社编辑部。”

    人民日报社及时将此稿编成内参报送中央领导,得到批示之后,迅速转到福建省委,时任省委领导也作出批示。于是,福鼎县最早实施了特殊政策,对下山溪自然村进行扶贫。接着,《人民日报》于同年6月24日以来信形式刊登《穷山村希望实行特殊政策治穷致富》一文,并配发评论员文章,为全国扶贫工作又添上了一灶火。同年9月,中共中央颁发了《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》。

    坚持

    自从向党报披露下山溪自然村的贫困状况后,王绍据无时无刻不在关注这里的扶贫进展。多年来,他一直利用手中之笔,不断发掘、总结经验和教训,并提出建议,加以引导。

    当村民们脱贫信心不足时,王绍据撰写文章《烂泥也能糊上墙》,帮助鼓劲立志;当村民们的牲畜发病时,他带来科技书籍传播饲养知识;为了解决孩子们的上学问题,他请求县教育局为这里兴办初小班;他还帮助培训一名民办教师兼赤脚医生,缓解村民们的看病难题……

    “然而,为下山溪‘输血’多年,成效甚微。后来,我偕同地区民政部门负责人多次进山调查研究,得出结论:这里的自然条件过于恶劣,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。我写下《十年贫困帽,为何摘不掉》的长篇通讯,提出了‘换血’刨穷根的新思路,建议进行异地搬迁。这个建议得到时任宁德地委、行署主要领导的支持。经过县、乡、村三级班子讨论,形成一致意见,将下山溪自然村搬到赤溪建制村所在地。当时搬迁集资,我带头捐出两个月的工资。”王绍据说。

    1995年5月,下山溪自然村搬迁至赤溪村,遇上用水、用电、建厕等诸多问题。那时,王绍据已任闽东日报社总编辑,尽管工作繁忙,但他还是挤出时间,驱车200多公里,赶至村里参与商讨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“鉴于各级财政拮据,我回到报社四处‘化缘’,总算筹到一笔资金,帮助各家各户安上门窗玻璃,拉上电线、装上电灯。接着,我又冒着酷暑,两次带领村主任赶到省扶贫协会,争取到一笔现金,用于建设公厕。看到村里不少孩子交不起学费,我把自己获得中国新闻奖的6000元奖金全数送到学校,为18个适龄入学的孩子解决学费问题。”

    6000元钱在当时是一笔巨款,而那时王绍据一家7口人仍挤住在不到50平方米的旧宿舍里,他的妻子原本想用这笔钱改善住房。但王绍据认为,帮助贫困孩子读书更紧迫,让下一代人有文化知识,才能斩断贫困链,最终说服了妻子。

    下山溪自然村异地搬迁后,如何让群众通过“造血”脱贫致富?王绍据又多次来到村里,与镇村干部一起谋发展,商量做大做强旅游产业。在各级各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,这个曾经闻名全国的特困村后来成了“中国旅游示范村”,村民人均年收入比扶贫前的1984年增长了65倍。

    痴心

    2008年,王绍据退休后,仍担任社会工作,他积极邀请省扶贫协会、省诚信促进会领导到赤溪村调研,帮助加强顶层设计与规划,让村民们拓宽致富门路。

    听说赤溪村学校操场建塑胶跑道缺资金,他赶到市教育局特批来10万元;得知村里一些老人患慢性疾病难治愈,他联系好友组织市医院老中医到村里义诊……这些年来,赤溪村的大事小情,王绍据都牵挂于心,倾力相助。

    为了传扬良好风尚,去年2月10日(农历正月初三),王绍据带着全家人来到赤溪村。他从退休金中掏出6000元,为赤溪小学20名品学兼优的学生颁发了奖学金,并让孙子在颁奖仪式上谈参与助学活动的感受。去年“六一”节前,王绍据通过宁德市诚信促进会,努力促成诚信教育进学校,使赤溪小学评选出15名“诚信之星”。

    去年2月19日,在视频连线上,王绍据等人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赞扬和鼓励。他怀着激动的心情,全面总结了赤溪村从“输血”“换血”到“造血”3个历程的7个方面经验。他花28天时间撰写10万字的《赤溪——中国扶贫第一村纪实》一书,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,该书被中组部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、国家图书馆联合评为第三届全国党员教育培训优秀教材。

    王绍据还忍着腰椎突出的疼痛,应邀为宁德市政协文史委主编40万字的《滴水·筑梦》一书,详尽叙说扶贫开发历程的“宁德模式”。去年6月、9月,他先后两次接受人民日报社、人民网邀请,晋京做客“强国论坛”和“新长征圆桌会议”,介绍精准扶贫工作体会。为了探讨怎样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,去年国庆节期间,他自费到浙江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调研,认真总结那里发展林下经济、林产权抵押贷款、碳汇交易等成功经验,采写成《叶子变票子,鼓起钱袋子》的调查报告,在去年10月26日《人民日报》上全文刊登。一年多来,他为贵州、四川、青海、云南等省内外来宁德市委党校举办的有关扶贫培训班、研修班举办讲座42场次。今年8月,他还应邀到贵州省毕节市等地讲座,传播“宁德模式”的扶贫经验。

 

(摘自《福建日报》)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